哈拉閒聊
瀏覽 : 300
分享

[討論] 美國對華秘密戰畧曝光! 效果遠優於軍事顛覆!

一般用戶

等級1

路過旅人

未来者2022-1-6 19:22

美國對華秘密戰畧曝光! 效果遠優於軍事顛覆!

《十條誡令》其實是美國中情局顛覆中國政府行動的十大工作計畫,是中情局極其機密檔案《行事手册》中關於中國的部分,最初撰寫於1951年,以後修改多次。

美國中央情報局從50年代初就開始草擬一套內部代號稱為《十條誡令》的行動計畫,企圖從思想文化、政治經濟、民族宗教衝突、傳媒工具到武器裝備等方面動搖中國傳統一代的年輕價值觀,進而達到顛覆中國政權的目的。 六十五年前,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中國是第二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後來過了三十年,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而中國卻成為了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尤其在1990年蘇聯解體後,中國成為了美國人最大的假想敵手。 作為對手,美國人製定這樣的政策是很正常的。

美國顛覆“前蘇聯”就是用的這種手法,其效果遠優於軍事顛覆!

中國自改革開放以後,以為冷制已經結束,大家都邁入新世紀,但事實上中情局延續40多年的冷戰政策並沒有改變。 顛覆蘇聯之後,最大的“敵國”無疑只剩中國,其次是古巴、朝鮮、越南等。 “美國之音”電臺一直播放到2007年左右,才把經費轉投至網絡,需知網絡無國界、無法律,甚至是色情、暴力文化的傳播,也是沒有哪個國家能監管得過來,何况西方文化的滲透和價值觀輸入,如此隱秘而難以察覺?

所謂中情局這《十條誡令》,最初由香港《廣角鏡》月刊2001年7月號曝光,新華社《參考消息》2001年7月24日第15版進行了刊載。 各國學者們後來在對中情局《十條誡令》進行研究的過程中,竟發現其內容與《克格勃X檔案》《錫安長老會紀要》、塞繆爾·亨廷頓的“民主派準則”、“世界革命行動計畫”等歷史文獻均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例如:在《十條誡令》第5條“不斷製造消息,醜化他們的領導。我們的記者應該找機會採訪他們,然後組織他們自己的言辭來攻擊他們自己”與“民主派準則”中的 “把注意力集中在威權政權的非法性或其合法性的薄弱環節上;這是它最薄弱的一點。就普遍關心的問題對該政權進行攻擊,如腐敗和殘暴。如果該政權表現成功(特別是在經濟上),那麼,這些攻擊也許沒有什麼效果。一旦其表現惡劣(而且一定會如此) ,那麼就集中攻擊其非法性,這成為瓦解其權力的最重要的手段”等表述高度吻合。

又如《十條誡令》第4條提出 “時常製造一些無事之事,讓他們的人民公開討論。這樣就在他們的潛意識中種下了分裂的種子。特別要在他們的少數民族裏找好機會,分裂他們的地區,分裂他們的民族,分裂他們的感情,在他們之間製造新仇舊恨,這是完全不能忽視的策略”, “世界革命行動計畫”則表述為:普通福斯不懂得如何享受自由。可以利用“自由”理念引發“階級鬥爭”。

克格勃資深情報人員維?什羅寧將軍在《克格勃X檔案》中引用他處理的情報,美國中情局奠基人和第一任領導人艾倫?杜勒斯曾對自己的軍官們教誨說:

“在那裡(蘇聯) 製造了混亂以後,我們不知不覺地把他們的價值偷換成虛假的並迫使他們相信這些價值。怎樣做呢?我們找到自己的志同道合者……我們在俄國找到同盟者和助手。將一個情節接著一個情節地導演世界上最不馴服人民的滅亡,其自我意識最後、不可逆轉地熄滅,按其 規模來說是最雄偉的悲劇……”

“我們將千方百計地支持和發動所謂的藝術家們,他們將培植對色情、暴力、虐淫、叛賣,總之,對任何不道德行為的崇拜。在國家治理中,我們將造成混亂和不可收拾的局面……”

“我們將不知不覺地,但積極地促進官員們、受賄者們的胡作非為,無原則性、官僚主義和因循拖延將被樹為善行……”

“誠實和正派將被嘲笑並變成過去的殘餘。蠻橫無禮、卑鄙下流,謊言和欺騙,兇殺和吸毒,相互之間動物般的恐懼和無恥、叛賣,各民族的民族主義和敵對,首先是對俄羅斯民族的敵對和仇恨--所有這一切我們都將巧妙地和不知不覺地培植,所有這一切都將盛開 雙瓣的花朵……”(維?什羅寧:《克格勃X檔案》,新華出版社,2003年8月第1版,第62頁)。

可以看出,這幾段內容是對杜勒斯一篇訓示的幾段摘錄。克格勃在中情局內潜伏的間諜得到這些情報並發回了克格勃。這些內容和後來所披露的中情局《十條誡令》內容基本吻合。

從以上一些文獻內容的對比可以看出,《十條誡令》 作為一種顛覆主權國家的意識操縱與觀念滲透,絕非憑空杜撰,這是跨國金融僭主家族勢力及其代理人一以貫之的既定戰畧,並且已經長期實施。縱觀當今世界近現代史,可以看出這一既定戰畧已經取得了很大成功。

中東歐、中亞以及西亞北非的某些國家紛紛出現了國內政治局勢不同程度的動盪,甚至出現了以暴力管道實現的政權更替,這些所謂的“革命”被統一稱為所謂的“顏色革命”,其最大的共同點都是美國這只“黑手” 的介入與操作。在冷戰時期,美國就開始通過大肆介入、干預別國內政、扶植親美勢力來抗衡蘇聯及社會主義陣營。最為典型的例子當屬1973年美國中央情報局直接插手智利政局,推翻與社會主義陣營積極合作的阿葉德政府,扶植親美的軍人政府上臺。如此明火執仗 的顛覆行動也凸顯了美國以所謂“民主”“人權”為由對別國的干涉,其目的完全只有維護美國自身甚至是美國內部某些特殊群體的利益。

意識形態問題對於一個主權國家極其重要。當今世界,意識形態之政治文宣與金融戰役、軍事攻擊三大戰畧密切配合,協同作戰,已然成為影響他國國家主權、甚至世界格局版圖的關鍵變數。

現時非西方國家在此三方面面臨的危機與挑戰均極其嚴峻。意識操縱與學術研究相結合形態更為隱秘,雖然不像金融、軍事熱戰那樣轟轟烈烈,其功能同樣可以亂人之邦,滅國於無形。西方資本勢力利用其操控的學術規範、國際交流、獎勵資助等體制,通過多種形 式針對主權國家進行“普世價值” 等價值觀的積極輸出與隱秘滲透,從而達到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實施顛覆與摧毀的戰略目標。如何認清西方敵對勢力在意識形態領域這一既定戰畧的實質,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並在實踐中積極應對,值得每一位關心國家與民族前途命運的人認真思考 。                14880efd4f5d4173b1832c87b79863ff.png 46d90f00473940408e1eb4bfdfb0ad7f.png

檢舉 回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