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閒聊
瀏覽 : 428
分享

[分享] ㊣050:我要牠們活下去

一般用戶

等級6

資深大大

小正正2015-8-13 20:11


我要牠們活下去.jpg



看起來應該是很有良心的成年人,對待動物既無知又冷漠。」看到書裡的這一句話,我的心裡不禁起了個寒顫。是的,他寫得對極了,可是,我卻一點都不敢不承認這世上確實是有這樣的人存在,說不定還佔了絕大多數。
貝多芬的「給愛麗絲」音樂由遠飄近,家家戶戶趕緊打包垃圾衝出門口,深怕趕不及倒垃圾的時間。那麼如果這個聲音,代表是將貓狗等活生生的動物就此送進焚化場結束牠們一生的音樂,我們還會這麼心急嗎?還是依舊視若無睹?
我還記得你來的那一天,天氣很好,老爸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隻小狗,我們叫你小白,可你其實沒有全白,身上一圈又一圈或咖或棕的圖案,不過最後,你還是被叫「小白」了。
才剛被放下機車的你,趁大家一個不留意,死命地就往外衝,我和弟弟們下意識馬上就追趕了出去,終於在別人家的機車的底盤下抓到了你,「嘿嘿」了兩聲然後把你抱回家,綁上狗圈,自此成了我們黃家的一員。只是姓黃的,怎麼會養一隻姓白的,我一時之間也說不清楚。
既然你變成我們家的一員,我們的童年你當然不會錯過。
帶你出門大小便,把你抱上抱下,你偷偷出去偷腥吃死魚的時候給你安了鞭子,如果你被附近的大狗欺負時我們絕對是甩出掃把幫你出氣,常跟我們到鄰居家串門子的你也跟別人家的狗變成好朋友,每週都有得幫你洗澡的狗差事然後還甩水甩到我們全身都跟著溼透,而你身上的狗蝨子怎麼多到抓不完還讓我們家的水泥地上到處都有被指甲給破肚壓死的屍體,可是,卻怎麼樣都無法磨滅你在我們心中的地位。
如果你翻開我們小時候的照片,幾乎人手一隻狗,每天下課回家你總是遠遠就在門口候著我們然後衝來跨下鑽來鑽去的,我閒來無事就會翻過來幫你撫摸肚子好讓你舒服到快睡著,可卻一直都算不出來身為公狗的你到底是有幾顆乳頭,親愛的,我們叫你「小白」。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飼養寵物的經驗。可能是親戚家生了小狗,也有可能是逛夜市順便帶回的可愛臉孔,也常常在發現家裡的狗碗怎麼多了隻不知哪裡來的動物然後就理所當然變成我們家的一員,也有可能是特意挑來跟家裡的小孩或長輩作伴的。可是,當你生病了,當你老了,當小孩長大,我們要搬家,不再關注你,不再需要你,而你逐漸造成家裡的困擾的時候,其實,是對你生膩了,你該怎麼辦呢?而我們又會怎麼「處理」呢?
熊本市立動物收容所,十幾年前跟日本其他的地方一樣,只要有接到民眾投訴的電話,就派車出去將野狗、走失的狗、來路不明的狗統統抓回來。等到空間收容不下時,於每週二、五的早上強行驅趕你們至毒氣室,然後啟動開關,釋放二氧化碳,聽著你們的哀嚎、抓牆,然後再一隻隻無聲無息地倒下,然後被送進焚化爐,化成了那沉甸甸的煙,可是,為什麼那煙會是黑色的呢?又為什麼,外頭這些不過是執行公務的人員,每個人都在雙手合十為你們祈禱呢?還是,那只不過他們為了掩飾自己良心的不安的一種催眠自我的儀式而已呢?
被定期職務輪調來的淵邊所長、松崎主任、大哥松本,每個人本來都是在搶救生命的獸醫師,邊執行撲殺行列的他們邊發出「真要殺掉這些狗?」的疑問,可是,卻無人回應他們,不,其實是大家都麻痺了,然後也恥於向親友說明自己的工作內容,日復一日,而被送進來的貓狗卻從沒一天減少過。
這樣下去不行!」、「我不想再殺動物了!」當這樣的念頭在心中升起的時候,我們有沒有試著做一些改變呢?就只是改變一點點也沒關係的。
二○○二年四月改名為「動物愛護中心」的前後,大家已經開始做一點新的嘗試了。
在櫃台直接詢問飼主棄養的原因並當場拒收,早上補獲的家狗下午立即公告在網站給大家尋覓,將現場的空間妥善利用好讓每隻狗都有自己可以活動的空間並享受日光浴,每日清掃飼養的環境且乾淨到可以直接坐下,所有人員定期接受訓犬的課程好熟悉每隻狗的特性,不定時舉辦認養活動並盡力讓所有幼犬成犬都可以健健康康被認養,提供各式資訊好讓飼主可以進行轉手的動作,進入學校宣導好讓愛護動物的觀念從小深植學童的心裡,打破藩離讓中心與獸醫公物、動保團體、販賣寵物的店家共同為拯救這些生命而努力,透過名人的力量讓每隻狗都盡量戴上狗牌,為了讓飼主有深刻的體認就直接在面前幫狗注射鎮定劑與麻藥以親手結束家犬的生命,原以為二○○九年即將可以達成年度零安樂死的目標,卻沒想到…
是的,這隻土佐犬完全不適合活在這個世上了,終究無法與人親近,又會危害到人身安全,只好於九月二十八日星期一重新啟用已兩年多未開啟的毒氣箱了。原來,零安樂死並不是最後的目的,而是一個目標,一個值得大家努力朝向的目標。
那隻已經來了一年兩個月又十九天的M終於被領養走了,不僅現場的每個人都為了振奮,連遠在天邊的我也邊看書邊感動了起來。
看著熊本市從二千年以來為了不再殺害貓犬而努力著,就讓我想起不久前為了讓自己暫時跳脫沉悶情緒而請假去看的《十二夜》的紀錄片,整部片沒有任何人聲,僅打上字幕,還有被隨意命名的狗兒。根據動物保護法第十二條條列了可撲殺動物的例外狀況之一就是公告十二天後若無人認養即可自行處置,看著電影中被獸醫師一隻接一隻在狗的簡介的紙上一筆畫上三角形的圖示就得等著隔天被安樂死的畫面,寧靜卻無比悲傷,難道只有那些打電話給環保局、捕狗大隊、現場執行人員才是嗎?我們之中又有誰是可以事不關己地逃過「劊子手」的這個無情冠名呢?
不輕易飼養、不隨意棄養、醫病接種、製作名牌並拖打晶片,那印度聖雄甘地不是說過嗎,「一個國家的強大與道德進步的程度,端看它對待動物的態度」,如果連無辜的動物我們都無能為力了,那麼我們是要怎麼保護我們的同胞並促使台灣進步呢?也希望在電影中前一天才被抓進去的「小蕙」隔天就產下的還未睜眼的小狗一樣,不再只有「倖存」兩個字留給他們了。
時光荏苒,我們都長大了,而我心裡深知你也老了,雖然因為天氣炎熱而被我們拖去剃光毛髮的你足足三天不敢出門還深印在我的腦海中偶爾就讓我不自覺地發噱,高中開始就獨自一人在外求學流浪的我,卻連你的最後一面也見不上,爬下機車的我看到你硬梆梆地躺在石柱前,我摸了摸你,也叫了幾聲名字,可你沒有回應我,再也不會回應我了。當下的我沒有掉下任何一滴眼淚,彷彿早就預見這般情景並在內心排演過般,跟弟弟們抬著我們從小就熟悉的身子,那麼輕卻那麼重,往那大圳前進,把你高高拋下的同時,我們陪你走了好長一段路,雖然我知道是會經過港口並流進台灣海峽裡,但那段路,真的走得好長好長。都已這麼多年,親愛的小白,你過得好嗎?有去投胎了嗎?善良如你說不定早就脫離六道輪迴了!這些年來,大哥還是很常想起你,總是念著記著,因為我忘了好好跟你說聲,謝謝你,再見。


【閱畢日期】2013/12/14(六)(藍色區塊為書內故事或語句)
【書x人生】https://community.htc.com/tw/chat.php?mod=viewthread&tid=36197



其實我想用「十二號的藍白拖」當暱稱<---可是系統說暱稱太長不給申請
檢舉 回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