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閒聊
瀏覽 : 359
分享

[分享] ㊣056:夢想,零極限

一般用戶

等級6

資深大大

小正正2015-10-10 10:09

夢想,零極限.jpg




常常被長得雷同的英文字給搞混,例如alone,代表是自己一個人,處在一個時空裡,講的是眼睛所看到的一種狀況,是「孤單」。
而lonely就更玄了,就算置身熱鬧無比的夜店裡,但雙耳就像被塞上耳塞一樣,你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可是,距離卻很遙遠,反而你聽見真實的自己,開始與自己對話了,這是「孤獨」。
路過巷子口的大榕樹的時候,我們看到一群老人家或下棋、或打拳、或聊天、或發呆,嘴裡不禁啐了一聲,「等死」。
好不容易跟大家敲到時間可以聚餐,結果每個人都在滑自己的手機,不是一直在臉書上按讚,就是一直傳著無聊透頂的Line訊息,時間更顯得安靜,怎麼覺得這種「等死」的氛圍好像一點都不亞於公園裡的那群老人家、小朋友。
我們能夠平平安安來到這個世上,除了母親得用吃奶的力氣把我們擠出來外,我們自己也要肯願意鑽過那又溼又擠又暗的甬道,需要母子合力,才能母子平安。
那時的我們,看不見、摸不著、聽不到,我們處在一個混沌初開的狀況,唯有自己,唯有天地,唯有生命,「孤單」,伴隨生命而生。
因為只有自己一人,我們才會被迫開始注意週遭的環境,開始留意萬物的動態,開始聽到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呼吸,「孤獨」,最常在孤單一人的時候突然來襲。
1986年出生的陳彥博,跑在極冷的南極圈,跑在差點野火焚身的澳洲內陸,跑在像炙火燒烤的南非喀拉哈里沙漠,跑在巴西的冷熱交替的原始叢林裡,是的,沒有人叫他像瘋子一樣竟然在22歲生日時許下五年內跑遍七大洲八大站超級馬拉松賽,是的,沒有人。
不是凍傷,就是舊疾復發,再不然就是球鞋報銷,中暑或生病是家常便飯,看到醫生在腳趾頭上留下放血的線頭就夠讓我驚嚇的了。
有一個完賽、得獎的念頭促使自己不斷地參賽。
可是我看到的是每一場賽事,彥博沒有一次是不想放棄參賽的。
因為孤單,因為沒有家人、朋友、寵物的陪伴。
最讓人難熬的,莫過是孤獨或寂寞了。
你邊跑,邊讓袖子被眼淚溼了又乾、乾了又溼,不斷質疑自己,為什麼要找活罪受,跟大家一樣舒舒服務在家看電視、吹冷氣就不好了。
可是,汗水流到沒水,眼淚卻不曾停過,經過一番自我放棄的過程後,你開始學會放下,放下比賽、放下名次、放下自己、放下堅持、放下疼痛,你開始看到大自然的美妙,萬物的美麗,不知不覺間,你融入了大地之母的懷抱,就像回到母親的子宮般,寧靜、安全,似乎這世間的名、利、權、勢,都只是造物主給意志不堅的人的考驗,你忽然領悟了,也開始懂得享受活在當下的一刻,已經不是跑步,而是奔馳在大自然的時空裡,你腳下的腳步,卻始終沒有停過。
因為害怕孤獨,我們讓家裡充滿電視的嘈雜聲。
因為害怕孤獨,我們把整個空閒的時間塞滿一個又一個的行程。
因為害怕孤獨,我們打電動、玩3C、找朋友以打發過剩的時間。
害怕早上醒來的時候,剩下自己一個人,呼喊了半天,卻沒有一個人在家。
我們孤單、我們寂寞、我們無聊、我們發慌、我們無措、我們脆弱、我們無助,我們,無能為力。
不急著起床,聽聽樹上傳來的鳥叫聲。
打開窗戶,看著樓下小朋友的嘻戲。
上了天台,仰望藍天白雲,感受風輕拂過臉龐,那是種單純的存在,不為任何目的,上天許給我們的一段空白時分。
我們得學會與自己的相處,是自在的相處。
如果一個人學不會與自己相處、與自己對話,那對不起,這個人的所有人際關係都是不自然的。
與自己對話,看到自身的缺點,發現自己的優點,人才會學會謙虛,與包容。
這一路上,除了透過己身之力找到自己的功課之外,如果有幸可以透過家人、朋友、師長、寵物的助力,你會發現自己並不孤單,就像彥博與其二哥之間的對話一樣。
明天開始就會斷訊了,長達七天的長征,獨自跑向沙漠深處,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你是我最愛的二哥,也是珍惜的人家,和爸媽說我會平安,哥哥,我愛你。
好好幹,去感受大自然的洗禮吧,用心去聆聽,它會給你能量。還有,你在表白嗎?真是太肉麻了!
看到這一段對話,我的心也滿滿的。
其實我們什麼都不缺,應該說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缺無,不缺住,不缺衣服,不缺食物,可是就是少了那麼一點挑戰生活的勇氣。
或長或短,可是當我們開始了那自然到不行、也無關勇氣與否的脫離母體的過程,一生的旅途就開始了,什麼都不帶來的,到最後也什麼都帶不走,因為大自然是種能量的不限形式的無盡循環,像自己因為咽喉癌開刀,或者最愛的寵物皮皮在懷裡斷了氣,我們知道自己成於無形,也終將化於無形,一切就就沒什麼好執著的了,反而存有滿心的祝福,與對萬物的尊重。
我們或許沒辦法像彥博有一樣的體力或超馬參賽的勇氣,但我們一定要幫自己劃一段空白、獨自的時間出來,單純地感受還有呼吸的美好,還有那撲通撲通規律的心跳聲,活在當下,才會學得珍惜,也才願意給予別人祝福。
不再執著於起點、終點,深怕錯過站一樣,卻忽略了這兩點之間的那一線的美好風景與時光。
看到終點線前的彥博會拆下藏在手臂的台灣的國旗,讓它飄揚在全世界各大極地,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無畏的方向而活著,就像歷經過孤單與孤獨的洗禮後的新生兒終會看到那隧道口的光亮一樣,還附贈一身的胎便與些許的頭毛喔。
台灣來的選手,我不想輸。


【閱畢日期】2014/1/20(一)(藍色區塊為書內故事或語句)
【書x人生】https://community.htc.com/tw/chat.php?mod=viewthread&tid=36197


其實我想用「十二號的藍白拖」當暱稱<---可是系統說暱稱太長不給申請
檢舉 回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