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閒聊
瀏覽 : 419
分享

[分享] ㊣069:下課後,回第二個家

一般用戶

等級6

資深大大

小正正2015-10-19 22:47

下課後,回第二個家.jpg




國人離婚、分居比例,從十年前的五十萬五千人,躍升至一百零四萬四千人。
單親家庭於十年間增加五成、超過五十六萬戶。
隔代家庭,增加三成四。
離婚率於二十年內拉升百分之五.六七。
十年內低收入戶增加琅六萬六千戶。
十年內,身心障礙人數增加二十六萬五千人。
外籍配偶於二○一三年七月已突破四十八萬人。
以上這些真實的數據,足夠讓你驚醒了嗎?
父母、家庭功能喪失或減弱第一波受到衝繫的,就是孩子們。
俗稱的「浮萍兒」,沒有安親班,沒有才藝,沒有陪伴,沒有成就,這些因素,導致逃學、逃家、加入幫派、吸食毒品,則是早已可以預見的一天。
當家庭的網子開始出現裂痕,眼看孩子即將崩落,已看到這般現象的我們每個人,除了冷眼旁邊、無關緊要外,是不是能捲起袖子,做一點事?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是台北市「太平國小」的百年校慶,可見這大同區、台北橋下,是曾經多麼繁華之地。
當時候的校長連寬寬雖然看著這位在大稻程區的校慶能辦得圓滿,但心底還是有許多的遺憾,畢竟已不再熱鬧的地區,弱勢家庭相對增加,校內的孩子一定受到很大比例的影響。
金錢的贊助固然需要,但最重要的還是孩子教育資源的缺乏,與家庭功能的失常。
連校長的擔心,校友兼中興保全集團總裁夫人的莊素珠看到了,於是從隔年開始,也就是一九九八年,招收太平國小裡二到六年級弱勢且學業成就低落的學生,名為「堂區關懷潛能開發班」的留校課輔計畫就這麼展開,至今已邁入第十五個年頭。甚至自二○○三年起,還為此「潛能班」特地在台北橋下租了一個家,招募附近幾個共六個國中、國小的弱勢家庭的學生。
咦?怎麼會有國中部的學生?
原本只照顧到國小六年級畢業的潛能班,後來卻發生從潛能班畢業的孩子,於國中時間經常出入不良場所,因此被黑道吸收,這些莊阿姨自己親手帶的孩子,就這麼被社會的黑暗給吞噬,也難怪後來莊阿姨會將照顧的年齡往上延伸到國中的三年級,實因到時候孩子的定性皆已有較穩定的發展,比較不容易誤入歧途,也不容易受到外部的誘惑。時間跨越了「學齡期」與一半的「青春期」。
二○○五年開始,「中興保全文教基金會」更把範疇擴展到總哉的故鄉-宜蘭。「留校課輔」直接進駐十七所國中小,涵蓋了五個鄉鎮市。
一個學年下來,台北、宜蘭加起來將近六百位孩子的照顧費用,就要花上兩千五百萬。
為什麼會需要這麼多錢?
除了場地或多或少需要費用外,聘請老師於學校下課後指導的鐘錢費,專職的行政人員,每個孩子都有免費的熱騰騰的晚劇可以食用,每個月都會有的蛋糕慶生會,寒暑假的大型活動,在在都需要經費,而這樣學校與企業無縫照顧孩子的範例,足以作為全國的表率。
除了帶領企業投入課後輔導的領頭羊外,教育部也陸續開辦了相關的計畫,例如「補救教學專案」、「夜光天使點燈專案」、「兒童課後照顧」,公、私部門皆看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陸續投入源源不絕、有增無減的資源。
將孩子留下來最重要的責任之一,就是帶孩子完成學校規定的作業。從回家沒有人可以指導,到有專業的老師一步一腳印帶孩子解題、練習,將孩子白天不懂的部分重新進行補救並完成作業,讓孩子在學業這一塊的挫折感可以稍降,這樣就有更多的信心在學校與其他同學相處,也較不會受到師長的責罰。
當爸媽忙著謀生的同時,這些孩子至少在固定的地方,有師長的陪伴,除了降低在外遊盪的危險性外,也獲得了實質的陪伴,能穩定發展時間的情緒,也可以找得到人解惑。
在班上每個人都有自己要打掃的責任區域,取之於社會,當然要用實質的行動回饋,最主要是,要這些孩子學會感恩的心、奉獻的心,不可養成好逸惡勞之心,還會有畢業的學生回幫忙指導學弟妹的功課,或協助班務的進行。
很多時候,我們救不了這些自暴自棄的家長,可是我們一旦放手,這些孩子自己根無法力爬出命運的泥淖,遲早被淹沒,甚至變成社會的隱憂,所以就算去跪、去求,都要讓這些孩子能夠待到國中畢業,而這樣的信念,都讓邊翻書的我,邊熱淚盈眶。
另外一點讓我覺得很感動的是,宜蘭班有七成以上的指導老師,都是領有教師證的。雖然只計鐘點費,但讓這些領有合格證書,卻無正式學校可教的老師們,有了一個棲身之處,不僅可以糊口,還可以繼續發揮教育的專業,還會聘請退休、具有多年教育經驗的前輩一起進行指導這些孩子們。這樣的作法,更讓我這個領有多張教師證的我,深感佩服,與感動。真的,沒有學校以教書,這種困境與摧扎,不是外人可以輕易體會得了的。
「課後輔導」「安親」、「品格教養」,這每一項,本來都應該有其負責的人員,但當這些人員擔不起這樣的責任的時候,還好適合有許許多多的社會的善心人士與團體,架起一重又一重的保護網,承接住這些孩子,讓他們不至於著地受傷,不讓他們成為命定者,讓他們可以有夢想,夢想自己的未來,夢想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有用的人,而不再複製父母的模式。看著書內一張張的彩色照片,看著孩子們安心地吃著便當,看著他們專心寫著功課,看著他們開心吹著蠟燭,我的心有一股寧靜之感。
第十五年,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其中的心情,有喜有悲,有酸有甜,不知道怎麼說,也說不出口,因為,只有當你可以持續做了十五年之後,你才可以感受那複雜的感受。
你說莊素珠小姐根本就是希臘神話中被詛咒的薛西佛斯(Sisyphus),而這片土地上那千千萬萬付出不求回報的人們、擔任十多年志願服務的我,哪一個又不是薛西佛斯了呢?或許我們是傻瓜,也是笨蛋,因為,我們相信「做好一件小事的力量」,只因為我們單純地相信我們的相信,是的,我們都是薛西佛斯,那又何妨呢?
堅持「一個都不能放棄」的莊素珠女士,最想要的回報卻只是要這些孩子們,「將來有能力自立,做一個有用的人。」在孩子的成長無法重來的前提下,這又是多麼令人動容的單純的願望了呢!而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只是需要一個名為愛的家而已!


【閱畢日期】2014/4/26(六)(藍色區塊為書內故事或語句)
【書x人生】https://community.htc.com/tw/chat.php?mod=viewthread&tid=36197


其實我想用「十二號的藍白拖」當暱稱<---可是系統說暱稱太長不給申請
檢舉 回應

一般用戶

等級2

新手鄉民

矮莉斯2015-10-20 15:41

孩子生養很容易
要教好孩子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卻是一件難題
需要更多有錢有能力的人更多投入
希望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能夠更好

※人生在世不稱意,何不自掛東南枝※
檢舉 回應

一般用戶

等級6

資深大大

小正正2015-10-20 15:56

矮莉斯 發表於 2015-10-20 15:41
孩子生養很容易
要教好孩子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卻是一件難題
需要更多有錢有能力的人更多投入

讓自己的孩子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才
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吶...

其實我想用「十二號的藍白拖」當暱稱<---可是系統說暱稱太長不給申請
檢舉 回應

一般用戶

等級2

新手鄉民

矮莉斯2015-10-20 15:57

小正正 發表於 2015-10-20 15:56
讓自己的孩子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才
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吶...

以後都不敢生小孩
因為怕生出社會的敗類阿~~~

※人生在世不稱意,何不自掛東南枝※
檢舉 回應

分享